最熱評| 強迫辦卡者獲刑是對宰客行為的最大震懾

  【新聞背景】南京某大學門口的理發店因實施“軟暴力”被查。多名大學生報警稱曾在店內遭到脅迫,該店聲稱剪發只要20元,但剪發過程中會被強行抹上“高價產品”,直到結束時才告知消費上百,辦會員卡可以便宜。經查,至少20人被強迫消費,目前8人因強迫交易罪被判處有期徒刑6個月到4年不等的刑罰。

圖片來自網絡

   【來看媒體是如何進行解讀的】 

 【一、理發店“宰客”8人被判刑也是警鐘】 

  雖然涉案人員是以“強迫交易罪”被判刑,但南京市玄武區法院法官明確指出,本案屬于“惡勢力犯罪”。這種定性是一種警鐘。換言之,此類行徑不是簡單的消費糾紛,不法商家“宰客”不光要面臨行政處罰,以暴力、威脅手段強買強賣商品,或者強迫他人接受服務涉嫌強迫交易罪,“團伙”作惡更會成為掃黑除惡的對象。這樣的判例,一方面可以凈化市場環境,另一方面也是對社會安全的保障。不法經營也好,欺行霸市也罷,甚至發展為犯罪團伙,往往會經歷“由小到大”的過程。管理者和執法者對不良苗頭打早打小,對不法分子認真處理,能夠遏制某些人動歪腦筋,防止一些人有恃無恐。在某種程度上,這對后者也是及時挽救,讓其懸崖勒馬,避免“一條道走到黑”。另外,消費者落入“天價”陷阱,往往都帶有被欺詐、被強迫的特征,一些事例在社會上造成了很不好的影響。但是,被追究刑責的較少。怎樣的“情節嚴重”,才會構成“強迫交易罪”,各地管理者和執法者是否掌握得當,會不會出現相似案件定性不同的可能,同樣值得關注。確保“同案同判”,不僅是體現法治的公平公正,也會避免社會爭議,震懾某些人的不軌心理。(人民網 小蔣隨想)

【二、強迫辦卡者獲刑是對宰客行為的最大震懾】

  理發店“強行辦卡”事件屢有發生且屢禁不止,南京這起事件尚屬情節輕微。梳理媒體報道可知,一些理發店甚至威逼利誘消費者辦理幾千元、上萬元的會員卡。這種先誘導、后強迫消費者充值的行為,與“搶劫”無疑,早就該嚴厲打擊。

  理發應該是關乎每個人的“頭等大事”,人們對理發行業的消費體驗也關乎對監管部門的信任度和對社會治理水平高低的直觀感受。但遺憾的是,理發行業的宰客行為時有發生,且多數情節夸張,索價離譜。這既與該行業的自身特征有關,也與職能部門打擊不力有直接關系。

  事關千家萬戶的理發行業準入門檻較低,以至于魚龍混雜。而且,人們理發時,往往會放松警惕,在工作人員的推銷下使用未標明價格的產品,不知不覺地接受某項服務。結賬時方發覺上當受騙,需要支付高額價款。受騙后又基于面子不愿聲張,忍氣吞聲了事,以至于上當者越來越多。

  而且,一些職能部門模糊自身定位,以屬于民間糾紛為由漠視消費者的投訴舉報,很少動真格地調查并處罰宰客行為,以至于這些不法者愈加囂張,將宰客當作生意來做。要知道,不明碼標價、誘導消費者本來就是違規行為,應受行政處罰,如果誘騙的金額較高的話,還可能構成詐騙。

  進一步而言,如果在消費者發覺受騙后不愿支付錢款的情況下,行為人以暴力、脅迫方式迫使消費者交出與該商品或服務市場價格相差不大的財物的話,則涉嫌構成強迫交易罪。要是一些經營者以相關商品和服務為幌子,采用暴力、脅迫手段迫使消費者交出與合理價錢、費用相差懸殊的財物的,則可能構成搶劫罪。

  也就是說,像理發店這種宰客行為,輕則違反行政法規,重則構成刑事犯罪。要是職能部門能夠做到凡有投訴舉報一查到底,露頭便打的話,絕不可能會出現如此頻繁的理發店宰客現象,以至于此類事件每隔一段時間都會發生,而且不分地域,到處都有可能發生。

  此次,有關部門追究宰客行為人的刑事責任,既是開了一個好頭,也從側面說明一些職能部門之前存在不作為、慢作為現象。理發是居民生活中的小事,又是每個人都離不開的大事,對理發的消費體驗更關乎人們對社會治理水平的評價。因而,絕不可將理發行業的宰客行為視作小事,而應關注這一事關民生和民眾安全感的“痛點”,強力打擊宰客行為,讓行為人付出代價,讓人們不再遭遇“天價理發”。(北京青年報 史奉楚)

圖片來自網絡

【三、強迫辦卡被判刑敲響法律警鐘】

  通過引誘或強迫手段實施的辦卡套路,相信大家都不陌生,或多或少都有親身經歷過,常見于理發、美容、健身、餐飲店等生活服務行業,他們以折扣優惠為噱頭,暗藏的陷阱卻讓人防不勝防。一些顧客經不住軟磨硬泡,充了值辦了卡,轉身便發現享受的所謂優惠很快被捆綁消費的項目抵消。也有會員充值后商家就跑路了。面對這樣的坑,多數消費者會自認倒霉了事,吃個悶虧不作聲,明知上當了,卻有苦難言。因為商家步步為營,消費者“自愿”入套,中招后反悔已來不及。

  江蘇南京的這起案例,也就有著可貴的樣本意義,用法律為正常促銷與違規經營劃清了界限,明確了是非界線。想以消費者“自愿”的假象來包裹商家強迫的事實,這種套路行不通,要被當頭棒喝,處以法律制裁。此案不僅對強制他人消費的是個警醒,對被迫的消費者也是個提醒,即“套路消費”不是法外之地,并非商家可以隨意行使潛規則的灰色地帶,消費者完全可以運用法律武器維護權益,用法律壯膽撐腰,對強迫者說不。

  根據《刑法》規定,強迫交易罪,是指以暴力、威脅手段強買強賣商品,強迫他人提供服務或者強迫他人接受服務,情節嚴重的行為。即便情節輕微,屬于一般違法行為,也可以向工商部門投訴。

  前不久,貴陽一名女孩到一家影樓拍攝2299元套餐的藝術照,疑似遭遇影樓 “套路漲價 ”,套餐原定的22張照片,被建議她多選一些,最后103張照片要價一萬八千多。如果不要照片,就要支付30%違約金。女孩接受不了,情緒失控走上極端之路。此事令人痛心,面對影樓的商業操作,原本是可以通過投訴維權,或者通過法律手段解決。

  理發店強迫交易8人被判刑,可謂敲響了法律的警鐘。消費者也不妨記住這個案例,記住強制消費是有法可治的,面對消費陷阱,別自我慌張,別自亂陣腳哦。(楚天都市報 徐漢雄)

【四、“理發店強迫辦卡8人被判刑”,震懾宰客囂張行為】

  這幾年,“天價頭”“強行辦卡”事件頻發。由于美容美發行業準入標準較低,經營人員良莠不齊,助長了美容美發業的宰客之風。

  消費者維權意識淡薄也是屢屢出現“宰客”的原因之一。許多美容美發店敢這樣宰客,說明他們已習慣了做這種丑事。一旦發現自己上當了,大多數消費者怕遭遇更大的麻煩,只得忍氣吞聲,自認倒霉,少有客戶與不良商家糾纏到底的,更沒有精力通過消費者協會維權。

  如此一來,不法商家便抓住了消費者的軟肋,宰客數額越來越大。即便有人通過法律途徑維權,由于不良商家不提供有效消費憑證,使客戶的維權行動遇到重重障礙,往往不了了之。

  而監管部門監管不力,是宰客現象愈演愈烈的主要原因。有關管理部門往往沿用“民不告、官不究”的舊模式,不會主動去查。即使接到客戶的舉報,有關部門雖然嘴上高喊“依法追責”,在行動上卻很難落實,很少真正對商家進行處罰。一般情況下,只是進行簡單的調解,給客戶退一些錢了事。但這種高高舉起,輕輕落下的處理方式,不僅對美發店沒有多大的影響,反而助長了他們“宰客”的囂張氣焰。

  南京多名大學生在遭遇大學門口的理發店強迫消費后,主動向有關部門舉報,有關部門在接到舉報后嚴肅查處,并追究理發店有關人員刑事責任,具有典型意義。

  一方面可以鼓勵消費者在遭遇類似情況后,不再選擇沉默,而是勇于拿起法律武器來維護自己的權益。另一方面可以起到威懾作用。實際上,這種“強迫消費”行為已犯了強迫交易罪,對有關人員用刑法伺候是有法可依的。還有一方面,也提醒其他地方的監管部門履行自己的職責,負起該負的責任,維護市場的秩序。對這種“強迫消費”行為不嚴肅查處就是失職瀆職。

  當然,要防止類似事件不再發生,在嚴打這種“強迫消費”行為的同時,還要明確行業準入標準、服務收費標準和違規處罰標準。唯有明確和完善相關準則、規范,才能保障消費者權益。(新京報 胡建兵)

  文章來源:人民日報、人民網、新京報、北京青年報、楚天都市報(文章有刪減)

責任編輯:韓慧

最熱評

進入欄目
欄目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
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盤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86)0898-66810806  傳真:0898-66810545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瓊字001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瓊B2-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46010602000273號
本網法律顧問: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
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
守株待兔两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