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熱評 | 沒有人能輕易成功,哪怕你是“王思聰”

  9日,#王思聰被限制高消費#這一話題沖上微博熱搜第一,引起網友的熱議。

  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王思聰近日已被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發布限制消費令。

  限制消費令顯示,法院于2019年08月12日立案執行申請人曹悅申請執行上海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其他合同糾紛一案,因熊貓互娛未按執行通知書指定的期間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給付義務,被采取限制消費措施,限制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負責人、影響債務履行的直接責任人員、實際控制人王思聰不得實施高消費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該限制消費令的頒布日期為2019年10月12日。

  來源: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截圖

  據此前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11月4日,王思聰被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執行標的為151437840(元),也就意味著被執行人須支付本金、利息及遲延履行金等共約1.51億元給申請執行人。

  消息一出,網友紛紛對此發表了自己的看法。有網友表示,王思聰老婆出來還錢啦!

  也有網友調侃道,人家還有私人飛機呢,而自己自生下來就被限制高消費了。

  但也有比較理智的網友分析,王思聰未按約履行給付義務有兩種可能,并呼吁大家不要落井下石。

來看媒體的聲音

  【沒有人能輕易成功,哪怕你是“王思聰”】

  從“頭部富二代”滑落到“限制高消費”,王思聰證明了一個樸素的常識:沒有人能夠隨隨便便成功。

  昨天的頭條,屬于王思聰。據新京報消息,因熊貓互娛未按時履行給付義務,實控人王思聰已被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發布限制消費令。這意味著,王思聰將被限制乘坐飛機、高鐵以及在夜總會、高爾夫球場等場所進行高消費。

  一時間,“期待在硬座偶遇王思聰”“不好意思,我有私人飛機”等段子襲來。富人衰落的故事人人愛談,其中不可避免地夾雜著竊喜、嘲諷與哀嘆,但王思聰被限制高消費的原因,還有待更多細節公開。雖然可以肯定王思聰并不像一般被“限高”的人那樣落魄,但同樣不可否認的是,其當下的日子也不會太舒心。

  王思聰當下幾筆欠債,多數都是當年股權投資和親自下場創業的失敗惡果,比如熊貓直播、沖頂大會等項目的倒閉,香蕉計劃的擱淺等。可以說,是他在商業探索上的短期失敗,造成了今天全民群嘲的后果。

  在以往,王思聰和普思資本背后有一種奇怪的正能量解讀:不僅有錢,還比你努力。不少自媒體列舉了他在熊貓直播、電競、娛樂等領域的布局,試圖證明其商業成功。但事實上,這些公司在一級市場的估值只是一場泡沫,當真實的資本環境和商業競爭到來,泡沫被迅速擠出,王思聰和他的商業帝國自然也瞬間瓦解。

  不僅商業,在生活中、輿論場上,王思聰一直被樹立為一種形象:有錢任性。“錢能帶來更多成功”是他身上最大的標簽,如今,一旦這種標簽被“限高”這樣的稱呼撕碎,輿論似乎又滑入了另一個過度刻薄的極端。

  其實,王思聰的出現、創業投資和暫時的失敗,恰好證明了一個樸素的常識:沒有人能夠隨隨便便成功,哪怕你是王思聰。商業競爭有其基本規律。一個年輕人真能靠著父輩的資本和影響力就輕易成功,那也未免太幸運。事實上,王思聰的幸運在于,能夠持續承受創業失敗的代價,但在成功的概率上,富人與窮人之間的差別沒有想象那么大。

  王思聰并沒有躺在父親的帝國上睡覺,這本身已經是一種不錯的象征了。過去數年,不管是娛樂圈紀委的虛名,還是“不僅有錢還努力”的人設,都或多或少讓王思聰沉浸在金色夢中。如今,“限制高消費”如果能讓其金色夢醒,對于王思聰也是好事。

  而對于圍觀者來說,王思聰的失敗無異于破解了一種借口和想象。在真實世界里,沒有什么事情是輕易就能成功的。因此,既不要將自我的境遇歸罪于命運,也不應在機遇面前耽于自我懷疑。不管王思聰還是普通人,成功都沒有捷徑。(新京報 馬文)

  【王思聰“落難”,該醒醒的不僅是他本人】

  最近有媒體披露,王思聰顯得有些“不正常”,他被曝已有半年不寫微博了,還把微博內容大部分刪掉了。雖然他的微博還設置了“半年可見”,但半年后究竟能否像他承諾的這樣“可見”,想必大家都一頭霧水。這到底是他耍的一個小把戲,還是真遇到了困難,一切要等到水落石出的時候才能有結論。

  王思聰畢竟不是一般人物,他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衣食不愁,不僅高調炫富,還頻繁換女友,羨慕得眾人只恨自己出沒“拼爹”本事,惹得粉絲大呼小叫。王思聰不僅在父親的扶持下生意做得風生水起,就連他的“金句”都不斷登上“熱搜”,以至于身后海量年輕女網友一口一個“老公”叫著,可見光環下王思聰之魅力。

  可是,王思聰怎么一眨眼工夫就變成了“老賴”?是他生意做得不好虧了,還是有錢故意賴賬,抑或是還有啥“內幕”等待揭開?不過,當“老賴”肯定與金錢有關,與誠信有關,更與價值觀和人生觀有關。這樣一個公眾人物,說當“老賴”就當“老賴”,實在令人費解,可謂節操碎了一地,再也支撐不起“國民老公”的美好形象。

  自改革開放以來,成就了無數富翁,但有人堅持誠信為上、守法經營的理念,而有人卻成為富翁后變成自己商業帝國的掘墓人。在暗礁洶涌的資本市場,任何財富積累只是一個數字而已,如果不靠創新驅動、誠信經營,無論原來多么富有,都有可能蛻變為負面典型。如今王思聰變為“失信被執行人”,下一步怎么辦?是選擇不當“老賴”還是接著連飛機高鐵都不能坐了?王思聰本人對此該醒醒,而那些肉麻地叫他“國民老公”的人是不是也該醒醒了?(東方網 劉天放)

  【王思聰被限制高消費,關鍵在于執行到位】

  對于王思聰這樣的“老賴”,其實他根本不缺錢,乘坐高鐵和飛機出行根本不在話下像王思聰這樣的富二代,已經在榮華富貴里奢侈慣了。把他列入限制高消費的不講誠信行列,如果禁令能夠落實到位,那絕對是得民心、順民意的正能量。公眾擔心的是,雷聲大雨點小,不能把禁令執行到位。

  據中國青年網11月9日報道,“屋漏偏逢連夜雨”,這句話用來形容最近的王思聰可能并不為過。在“王思聰被列為被執行人”的消息沖上微博熱搜后沒幾天,公開信息顯示,王思聰又被限制高消費了,以后將不能乘坐飛機、列車軟臥、輪船二等以上艙位,也不能乘坐G字頭動車組列車全部座位。

  法院下達限制王思聰的消費令之后,法院必須通過公共信息平臺把限制消費令發到每一個需要協助執行的部門和關鍵環節,要依法監督每個協助部門的執行情況;而且,法院要鼓勵和獎勵社會各界人士予以積極協助監督。只有這樣,才能依法堵嚴王思聰所擁有的各種社會關系網漏洞;只有這樣,才能依法把王思聰可能會動用的“保護傘”消滅在萌芽狀態。因為,我們不得不承認,王思聰父子擁有龐大的社會關系網。

  只有把依法問責擺在前面,防止王思聰利用各種社會關系踐踏紅線,法院下達的限制消費令才能貫徹落實到位。如果有人為王思聰踐踏紅線提供方便之門,依法問責應絕不姑息,誰違反限制王思聰的消費禁令,誰就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只有這樣,才會讓王思聰真正敬畏法律權威,并讓他認真反思:究竟還敢不敢當“老賴”?

  法院下達限制王思聰的消費禁令,就是要讓他敬畏法律權威,讓他在從商道路上堅守誠實守信職業道德。不管企業規模有多大,在社會主義法治的市場經濟中既要遵紀守法,又要遵守職業道德。

  政府職能部門與政法機關為企業遵紀守法和良性發展提供了寬松的營商環境,企業必須懂得珍惜,并感恩和回報社會。如果企業經營者“店大欺客”,欠賬賴著不還,法官就會找上門依法算總賬。(紅網 郭喜林)

  【比起“限高”,王思聰更大的麻煩在這……】

  很多網友打趣,這樣的“限制”最多只會讓王思聰的生活變得無聊:出門只能坐私人飛機、入住自家的五星級賓館,畢竟“萬達還是萬達,他爹還是他爹”。

  記得有一次王思聰發布了一張在飛機上和狗的合影,有人質疑,這么大的狗怎么帶上飛機的?王思聰輕描淡寫轉發這條質疑微博,說:這是自己的私人飛機。

  而在此番“限高風波”之前,王思聰上一次上熱搜,還是因為他在成都花一萬多吃了一頓日本料理,因為對服務不滿意而在網上打了差評。店家被打差評本是一種損失,但是由于差評來自王思聰,卻成為一個傳播性極強的事件,相當于為店家打了廣告。

  那么問題來了,作為曾經的“24k、360°無死角富二代”,及其一貫的高調、高消費作風,消費限制令是否能在他身上發揮效力呢?

  實際上,即便這些債務對王思聰的家底來說,不算大問題,那一紙“限制消費令”,也會對王思聰的生活帶來影響。

  第一個層次,自然是日常生活的種種不便。例如,依照《民事訴訟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限制被執行人高消費的若干規定》等有關規定:因私消費以個人財產實施高消費行為的,得向執行法院提出申請。

  這意味著即便是私人飛機或自家五星酒店,王思聰想要名正言順地享受,也得征得執行法院的同意。

  第二個層次,是事業上的滑鐵盧。最近,從上海寶山區人民法院凍結股權,到被北京二中院列為被執行人,再到被上海嘉定區法院限制消費——王思聰因投資失敗遭遇的債券糾紛,不是單個的,而是成體系的。比起生活不便,投資失敗過后的“連環壞賬”,才是王思聰必須要面對的大麻煩。

  第三個層次,則是王思聰一直以來人設的倒掉。依王思聰以往的風格,欠款1.5億并不是什么大事,或許只會讓他發一條幽默或“睿智”的微博。但這一次他沉默如謎,清空了微博(設為半年可見)。我們還無法確切知道在他身上發生了什么,但王思聰再也不是以前那樣的存在,這是毫無疑問的。

  一個以高消費著稱的公子哥兒,如今被法院限制消費,一個曾經在微博上任性而為調侃一切的人,陷入了沉默——這實在是一個標志性的事件。

  可以說,這種形象或人設的倒掉,比限制他高消費還要嚴重。這意味著“王思聰”這個曾經代表了“目空一切”的標簽發生了轉變。這足以引起那些追逐他的人深入思考,當你曾經追逐王思聰的時候,到底是在追什么。

  作為一個詞,“王思聰”不僅代表一個人,也是一個符號,某種意義上也象征著一個群體、一種性格的側面:浮華,充滿泡沫,易碎。或許結局早已注定,畢竟泡沫遲早會碎——只不過,很多人沒想到會是通過法院一紙限制令來戳破。(新京報 張豐)

  文章來源:杭州之聲、東方網、新京網、紅網(文章有刪減)

責任編輯:韓慧

最熱評

進入欄目
欄目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
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盤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86)0898-66810806  傳真:0898-66810545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瓊字001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瓊B2-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46010602000273號
本網法律顧問: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
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
守株待兔两码中特